一座想睡王道爷的山

帕吹狐吹,冷坑专业户

【雷帕】阿芙洛狄忒 上

“我为欲望而活。”

帕洛斯从未觉得孤独如此难以忍受,这是他在监牢中的第三个日子,而他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让他去找到一个同类,然后找点乐子。

帕洛斯的眼皮又开始跳。

多亏了那个猪猡,他现在不得不待在这个潮湿的,散发着古怪味道的地下室里,等待着那个傻子国王过他的寿典然后再趁乱把那个不长脑子的猪猡运出去。

帕洛斯无趣地用手指敲击着墙壁,这种糟糕的味道让他想起了下水道里的苔藓和腐烂的老鼠尸体,那简直是他一生最不想回想的一幕,疼痛,虚弱,奄奄一息。至于后来是如何好起来的,他自己都要感叹一声“仁慈的主”,虽然他并不信教。

比起过程,帕洛斯更倾向于享受结果,不论是看他人被蒙蔽以后仍然对他感恩戴德的神情,还是手上握有大笔财富,能够随意支配他人生命的感觉,都是令他愉悦的快乐源头。他享受那种邪恶的快乐,并且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帕洛斯还在胡思乱想着,古怪味道却愈发浓郁了,余光一扫本坐在桌边负责看管钥匙的狱卒,打算上前搭话取下钥匙,却发觉钥匙已在桌上,突然意识到了些不对劲。一切顺利过头了,出去抢分发下来的吃食的狱卒太多了,整个牢房甚至只有他一个人。

帕洛斯舔了舔嘴唇,拿出袖珍消声枪给了那个叛徒一下,然后转过身躲在了门后。

要死,脑袋开始有点混了。帕洛斯无声地嗤笑了一下,用力地摇了摇头。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