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想睡王道爷的山

帕吹狐吹,冷坑专业户

【雷狐】暂时

生来平等?才不存在。

鬼狐理了理斗篷缓缓转过头看着这个站在崖边上握着着雷神之锤的人嗤笑出声。活得真是随性啊,雷狮。拥有那样好的身世却将之轻轻松松地随手一抛,拽着那个身体里不知道流着什么样血液的便宜弟弟就出来当了海盗,然后又凭着雷霆手段飞快地在宇宙里立了足。

傲慢,暴戾的光芒闪烁在那双紫色眼睛里,年轻的狐族对这双眼睛厌恶至极,甚至就连胃都在抽搐痉挛。

嫉妒使他几乎头脑发昏。

鬼狐深吸了一口气,清新而冰冷的空气涌入鼻腔,使他稍微清醒了些许。冰霜森林的风很大,卷着细碎冰碴的风刮过斗篷,虽然鬼天盟的长袍不并算单薄,但是没有汲取鬼天盟中的那群渣滓们的原力以抵御寒冷时就有点冷得过分了。鬼狐本是想再往后避一避的,但周遭闪烁的电光却无声地叫嚣着,嘲笑着他的幼稚。

雷狮倒是不怕冷。

那个海盗还是穿着单薄的连帽衫站在风雪中,白色的头巾就扬在风中,雷狮看都没看背后的人一眼,只短促地笑了一声,话语不紧不慢地吐出,声音不算大,但却足以鬼狐听得一清二楚:“把你那个面具给我摘下来——”

鬼狐几乎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掌心被指甲划破的痛楚,而疼痛往往令人更加清醒,他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雷狮大人,我……”

雷狮转过身来,雷神之锤直指这个所谓鬼天盟盟主的眉心,看似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或者说你想让我把它再弄碎一次。”

“……是,雷狮大人。”周身被施威压,就连空气都愈发沉重,紧咬牙关不得不低下头颅,伸手摘去面具。面具摘下同时感到周身一轻,年轻狐族长吁一口气,缓缓抬起头不动声色地打量这个大赛第四却发现其笑容未变,只是那双眼睛所透露出来的寒意,远比冰霜森林中央要冰冷的多。

又是这种眼神…迟早要让他完全粉碎。

评论(1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