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想睡王道爷的山

帕吹狐吹,冷坑专业户

【薛晓】小动作

写给我的玫瑰花儿的,放上来。

厨房里有点乱,萝卜和菜都搁在那个简易的,丑了吧唧的架子上头,看起来更丑,不过真要说,那架子来历还不小。

厨房里没有架子,洗好的菜自然就没地儿放,三人又没有钱,于是只好自个儿做一个。晓星尘没有斧头锯子,一双拿惯了剑的手又没干过木活,还是薛洋嫌弃地推开他,抄起霜华三下两下将木头劈成几片厚木片,然后拿布条将木片和细木条绑起来,整了个丑的不忍直视的架子。

反正两个瞎的,看也看不见。那时薛洋这么想着,还拿这个邀功拿了好几颗糖,在阿箐面前得瑟了几天,孰不知阿箐为此在心中吐槽了好几天他的审美。

做饭的时候总是最忙的,虽然阿箐总对薛洋不大放心,但后来见他也没做什么坏事,便也逐渐放了心,近来更是直接出去玩儿。于是剩下打下手的就只有薛洋。

至于为什么薛洋不做饭,实在是因为他口味清奇,无论菜鱼粥米,一论都是甜的,简直没法下口。

说是打下手,晓星尘也没让他做什么,不过是让他递个萝卜之类的活,但是偏偏今天薛洋心情好,有事没事凑上来问一下:“道长,要我帮忙吗?”刚开始晓星尘还笑笑,回他不用啦,他自己一个人能行,然后继续切菜。薛洋自然不满他这般敷衍,于是摆弄摆弄晓星尘的袍子,把晓星尘的头发编个小辫子,各式小动作,反正怎么干扰晓星尘怎么来,一边弄着晓星尘,还一边不死心的念叨:“道长,道长。”

后来晓星尘干脆停下了剁萝卜的手,转过去像是盯着薛洋眼睛般面对着他,无奈地问道:“那你要如何?”

薛洋停了手上的动作,就这么看着晓星尘,像是考虑的,沉默了一会说:“道长你给我亲一下,我就不烦你了。”

薛洋不敢提出再过分的要求,晓星尘脸皮子薄的很,若是过了,怕是要恼羞成怒的,于是思踱再三,提出了这么个要求。他会答应的,昨晚的梦里他就答应了,薛洋这么无理取闹地想着。
晓星尘却怔了一下,很快白皙的面颊上点上了嫣红,然后偏过头去,轻声道:“等会可不准烦我了。”

“好。”薛洋眨了眨有些狡黠的眼,笑着露出了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