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想睡王道爷的山

帕吹狐吹,冷坑专业户

【雷帕】三季人

雇佣兵pa
ooc注意
雷帕注意避雷

2走这里

配合this is the life食用更佳。

海盗团的住处还是很舒适的,沙发是卡米尔挑的,灰色的布艺沙发看起来就很柔软。窗户外面还刮着风,冷风卷着碎雪扫过外面不知名的树,树叶颤抖着发出簌簌的声音。

但那玻璃落地窗后却是很暖和的。

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大,屏幕里的人还溺在大悲大喜之中,哭声和笑声交替播出,实在扰人。帕洛斯窝在沙发上咬着可乐的吸管,一双眼就盯着面前的薯条,很难看出到底在想些什么。雷狮不耐那声响,关上房间的门下了楼走过去坐在他旁边,从帕洛斯身旁拿起遥控器就关掉了电视。雷狮坐在沙发上进行着最后的检查,东西不少,身上还有一件防弹背心,客厅里的温度不低,甚至有些高了,雷狮的鼻尖都沁出一层薄薄的汗珠,不用动脑子都晓得这是谁搞的鬼。

雷狮瞥了一眼那个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可乐的人撇了撇嘴,帕洛斯怯寒,这并不是什么难看出来的事情。但他实在是怯寒得太过厉害,但凡天气稍冷,他就开起暖气,把温度打到二十六七度,然后除非必要就窝在床上或者小沙发上不肯下来。就连有时两人一块儿找乐子时肌肤相贴,灼热的气息在两人之间交融,汗液顺着帕洛斯下颔脖颈流畅的线条流下的时候这个怯寒的骗子也不肯关去暖气。有时雷狮几乎要产生一种帕洛斯就是个三季人的错觉。

帕洛斯活得不算不好,反而太好了。

雷狮坐在沙发上检查着通讯器,又把那些玩意儿全部塞进战术背包,这才把目光投在帕洛斯身上来回扫视,毫不掩饰地打量着那个看起来在发呆的骗徒。帕洛斯的那杆宝贝狙击枪“毒蛇”被放在他的身边,发辫有些乱糟糟的,尽管卡米尔昨天晚上才讲过要保持充足的睡眠,但雷狮敢肯定帕洛斯在卡米尔离去后就这么在客厅干坐了一晚上。

“毒蛇”几乎不曾离过帕洛斯的身边,雷狮每次去帕洛斯房间里都能看到那个大家伙就卧在帕洛斯的床边,每个月帕洛斯都花不少的钱去保养,但除非重要任务却很少用。帕洛斯花钱快得不得了,一个月没过半他就能把雇佣金花个七八成,他几乎没有任何存款,还总嬉皮笑脸地跟酒馆老板赊账。

他每天活得就像没有明天似的。

可乐估计已经见底了,吸不上来就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帕洛斯眨眨眼睛,好似这才回过神来,他深吸一口气,把空了的纸杯子丢尽垃圾桶,然后抓了抓本来就有些乱糟糟的银白的发辫,又像以往一样把眉眼弯了起来,转过头来哑着声音对着雷狮说道:“早啊,雷狮老大。”

tbc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