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想睡王道爷的山

帕吹狐吹,冷坑专业户

【雷帕】三季人(2)

雷帕注意避雷

雇佣兵pa

1走这里

配合this is the life食用更佳。

说点废话,不想看可以跳过。我回头仔细想了一下,就觉得,他俩好吃是好吃,但是因为帕总卑劣过分了,所以很难谈得上尊重,而没有尊重就很难有感情。雷总其实应该是看不起帕总的,emmm,轻蔑但不轻视这种,雷总应该是承认他的实力但是对于帕洛斯本人是几乎没有认可的orz。下面是正文。

帕洛斯能够感到他的胃里那些没消化完的东西在翻滚。

 

虽然身为一名优秀的雇佣兵他应该受得住任何情况,但是很显然佩利开车不属于什么正常情况。

 

为了省油车里没有开空调,毕竟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能省则省。尽管是四个大男人坐在一起,车厢里的温度也没能比车外好多少,冰冷的空气使帕洛斯打了个激灵,他把领子往上拉了一下,无意识地往身边唯一带着点温度的雷狮身旁靠了一下。雷狮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倒是佩利瞥了眼后视镜,然后像是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似的立刻嘲讽着开口:“帕洛斯你是怀孕了吗,一副要吐的样子。”

 

“闭嘴,佩利。你的第一个字就暴露了你那掩都掩不住的傻气。”帕洛斯眼都没抬,讥讽的话语脱口而出,顺手抄起一旁的水壶灌了一大口热水这才感受到整个人都还活着。

 

佩利哼哼唧唧地想要再反驳些什么,却被卡米尔提前堵住了嘴:“好好开车。”

 

车厢里只剩下卡米尔把纸张翻得哗啦哗啦响的声音,后视镜里的红点闪烁着,没有人再开口,目的地已经到了。

 

帕洛斯跳下越野车,从车上取下他的那把大家伙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他转过头朝着坐在后排座的那个人笑眯眯地说道:“你弯下腰呗,老大?”

 

雷狮瞥了一眼帕洛斯假兮兮的笑容,早知晓了那骗徒大概要耍些什么小把戏,并没有什么反应。帕洛斯则好像早猜到结局似的,只佯装无奈地耸耸肩,然后眉眼弯弯飞快地凑上去,在他老大的唇角亲吻了一下,然后转身摆摆手飞快地离开了。

 

啧。雷狮皱了皱眉,他不知道帕洛斯是把他的脸当做擦油的纸巾,还是单纯地想让他不太愉快。如果是后者的话,毫无疑问地,帕洛斯达成了目标。虽然身体保持着极其亲密的关系,但帕洛斯和雷狮却从来不曾亲吻。那是恋人做的事,他俩又不是。帕洛斯喜欢跨坐在雷狮腿上,然后手不老实地一阵乱摸,再俯身在他耳畔轻轻地喘息着:“很不错嘛,老大。”

 

未知总是让人觉得不满,不过帕洛斯的脑袋和佩利的车技是一样的,时好时坏捉摸不透,虽然不大想承认,但是雷狮的确无法轻易地搞明白帕洛斯的脑子里时刻都在想些什么。雷狮本想从兜里掏出包纸巾擦擦唇角,却发现裤兜里的纸巾不翼而飞,又想到那个骗徒离开时的狡猾的笑容,傻子都能搞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雷狮闭了一下眼,没有再说什么。

 

地不大平,惯用的车子莫名其妙被收,上边配的车子又糟糕得很,开着着实不大顺手。佩利猛地踩了一脚刹车,张了张嘴,本想说些什么,然而目光触及雷狮面无表情的那张脸时还是把那句已经到了嘴边的“完事以后去吃烤肉吧”悄悄咽回了肚子里。

 

帕洛斯完了。佩利有点幸灾乐祸地想。

tbc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