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想睡王道爷的山

帕吹狐吹,冷坑专业户

【雷帕】十七层和十八层

本来是50fo点文的,但是我实在不想开车,就写了个小甜饼,将就看看。



雨林的夜是极寂静的,火焰在枯树枝上踮着脚尖向上蹿着,偶尔冒出一点极小的橘红色的火星旋转着升入上方被炙烤得扭曲的空气,然后飞快地闪烁一下,又随着干柴“哔啵”一声轻响,隐没在了夜里。


雷狮的眼里也跳动着火焰,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一双眼盯着外头仍然如浓墨一般的夜空,他的手搁在帕洛斯额头上,不正常的灼热让人心惊。


帕洛斯在发烧。


这个时候的帕洛斯因为虚弱和昏迷要显得乖巧得多,平素里一双满含讥诮的眼紧闭着,眉毛快要拧在一起,总吐出伤人言语的嘴唇也没有丝毫血色,整张脸一如发色一般苍白只有双颊透出病态的嫣红。但雷狮也没有什么办法,他除了从帕洛斯紧贴胸口的那个口袋里翻出点消炎药然后掰开他的牙关把药塞进去再施舍这个病鬼一口水之外什么也做不了。海盗团长的手上从来不缺力量,可那力量只能用于毁灭。


反正这个骗子命硬得很。他想着。


雷狮的肩膀酸的不得了,于是他把帕洛斯换了个姿势,让这个病鬼的脑袋枕在了他的大腿上。雷狮活动了一下肩膀,顺手把身旁的干柴丢进火焰里,然后看着火焰又精神地窜了起来,山洞里一下子又暖和了起来。


与此同时帕洛斯也不安地动了一下,虽然这并不是盛夏,但他的鼻尖还是浸出些许细汗。雷狮挑了挑眉毛,正想开口让他起来却发现这个骗子只是蜷缩成了个团,并没有什么要醒来的迹象,只是蠕动了一下嘴唇,似乎要说些什么。


帕洛斯却没什么动作,高温使他的头脑混乱了起来,他只觉得似乎有什么火焰由内而外地灼烤他的五脏六腑,几乎要将他的每寸皮肤都灼焦。这里该是地狱吧,他想着。身边的这俱躯壳的温度着实烫的吓人,雷狮伸手摸了一下帕洛斯的额头,粗略估计大概有个40度左右,雷狮撇了撇嘴,正想着要是烧成傻子以后就不要他了却忽地被握住了手。


帕洛斯此时却只觉得他似乎抓住了什么凉凉的东西,那应该是只手。他在地狱,那么这只手是哪儿来的呢?帕洛斯觉得自己必然是十八层的最底层的那些罪人了,那想必那位就该是十七层不怕死的小傻子吧,于是他握住了那只手然后从鼻间哼出个了不屑的音节。


雷狮微微弯下了腰,却蓦地听见那声充满了帕洛斯风格的嘲讽,继而就是一句极轻极轻,但是恶意却丝毫不减的呓语:“一起下地狱吧。”


雷狮突然笑出声,他瞥了一眼仍然漆黑的夜也轻声回答:“好啊。”


评论(8)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