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想睡王道爷的山

帕吹狐吹,冷坑专业户

【雷帕】凿穿

三季人的坑还没填完orz又开了新坑,大家放心跳,不会填坑的

师生pa,ooc预警


1

酒吧里热闹得紧,颜色鲜艳的灯光照在一张张为欲望扭曲脸上更显得俗不可耐。音乐也开得极大声,被称为前卫的时尚音乐拼命往耳朵里挤着,劣质的香水脂粉味也让人头昏脑胀。

帕洛斯从兜里摸出盒杂牌的烟,从中抽出了一根,没点燃,只是夹在指间,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扣着桌沿。嘴角就那么轻佻地勾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身边着装大胆的姑娘,言语中不乏带着些情色的话,一双眼却没往她饱满的胸脯上瞧,只在酒吧里来回扫视着,说不清是在瞧美人还是在打量这间小酒吧。

实在有意思。

帕洛斯耸了耸肩膀,对着一旁的姑娘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这不是上帝给的吗,不然我说什么也得把你抱回去,再给你个吻。”一旁的姑娘也不在意耶和华是否保佑这小众的爱情,只一撩杂了些红色的深金卷发,吃吃地笑了起来,捏着帕洛斯有些瘦削的尖下巴,对着他的脸颊就是一个鲜红的唇印儿。

帕洛斯也笑,没有擦去唇印,微微低头往果酒里吹着气泡,余光一瞥却忽地瞧见了个黑色的身影。那人扎着条头巾,上边儿还画了个有些滑稽的星星,但平心而论,肩宽腰细腿长,好皮相。

帕洛斯觉得眼熟。

那是新来的管学生会的化学老师。

帕洛斯不知道他是哪根弦被撩动了,只是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着,他吹了声口哨,尾音欢快地打了个转儿,朝那姑娘摆了摆手,放下了手中的果酒走向了那个家伙。

 

2

雷狮面无表情的时候确实有些吓人。他起初只觉得这个年轻人瞧着年龄不大,想来是个找乐子的学生,却未曾想居然是他的学生。

雷狮正改着入学考的试卷,余光一扫发觉身边的少年面上是一如前夜未有改变的的笑容,只是嘴里却不是胡乱叫的什么好哥哥,而是一口一个老师,取宽松T恤而代的是合身的衬衫,领带规规矩矩地打了个平整的结,瞧着倒真似个好学生。

有些厚的文件被帕洛斯递过来,冰凉的指尖不知是有意无意地地擦过雷狮的手指。雷狮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打开文件边浏览着边问道:“你是学生会长?”

帕洛斯耸耸肩,把手背到了背后朝他回答道:“当然不是啦,我是助理,鬼狐天冲才是学生会长,只是他今天请了病假,所以才是我来见老师你啦。”帕洛斯的脸上干干净净,雷狮却没由地想到了他那晚用手指把脸颊上的唇印一抹,然后轻轻舔舐着指尖的模样。

帕洛斯站在椅子边上,手指轻轻地敲着椅背突然非常轻地笑了一下,只是很快地,笑声又消弭在了空气里,没留下一点痕迹,他开口道:“我想老师应该没有什么要交代给我的事情了,那我就先去上课了?”

“你叫帕洛斯?”

雷狮突然抬头,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盯着帕洛斯问道。

嘶,帕洛斯觉得雷狮的目光似乎是将他整个人都剖析了开来,一寸一寸地将他那些从不展示在阳光之下的腐朽都揭露了出来。他被看透了。帕洛斯感到他的心脏又开始加速跳动了,他舔了舔嘴唇,轻轻地回答道,

“一点错儿没有,老师。”

 

tb鬼晓得有没有c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