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想睡王道爷的山

帕吹狐吹,冷坑专业户

【雷佩】犬

雷佩注意避雷
对的我又跳下了一个北极深坑

空气里弥漫着血液的腥甜味儿。

“你也有这个时候啊,老大”,血液甜美的气息使佩利的大脑先他的理智一步兴奋了起来,他舔了舔嘴唇,瞧着形容有些狼狈的雷狮突然咧开嘴笑了,“帕洛斯那小子还真有点本事。”

雷狮闻言嗤笑一声,于是转过身来盯着佩利,并不小心的动作牵动了侧腰上被双剑划开的伤口。疼痛攀附着神经袭上大脑,他晓得伤口裂开了,但是他不在意。

雷狮就那么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佩利的眼睛,然后很快地,他站了起来,也勾起了唇角,一双好看的眼睛里是一贯的讥讽。

“哈,动动你的脑子,佩利,你该不会以为这是帕洛斯弄出的伤吧。”雷狮的脸庞因为失血而显得有些苍白,但声音却和以往一样的,甚至语气要更加不屑冷淡,言辞要更加刻薄尖锐。

佩利没说话。

他在打量着那个面色苍白的人,打量着这究竟是头只是状态不佳的雄狮,还是已经是穷弩之末,只能装腔作势的病狮。可惜雷狮面不改色,似乎那点小伤并不能将他如何,他只是保持着嘴角的那个弧度,继续查看着积分排名。

佩利那点儿道行显然不足以和雷狮周旋。

雷狮就看着佩利来回踱了两步,然后又似被什么世纪难题所困扰,极烦躁地将那堵墙砸出了个大洞。

狂犬皱了皱眉,然后从牙缝里挤出了个“啧”,他抓了抓早就乱糟糟的金发,活动了一下肩颈,又把指骨捏得嘎吧响:“好吧——反正你得还回来。你都得还回来,雷狮。”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