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想睡王道爷的山

帕吹狐吹,冷坑专业户

【雷帕】约会前奏

这篇非常糟糕就存一下

帕洛斯坐在公园里的长凳上,怀里是一纸袋子的薯条炸鸡和汉堡,两条白皙而有些肉肉的小腿晃悠着。那个年轻人一只手伸进纸袋子里,不断的从里头拿出一两条薯条塞进嘴里嚼着,他一边嚼一边东张西望,却并没有发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帕洛斯翻了个白眼,再想拿出一条薯条,手却摸空了——薯条已经被吃完了。他低下头从一大包高热量食品里面挑出了一个小纸包。里面是炸鸡翅。他理了理面颊旁的碎发,使那些碎发不至于和鸡翅一块儿到嘴里去。当那个冒着热气的炸鸡翅正要进口的时候他听到了个声音。

“吃独食可不是个好习惯。”

雷狮看了看手上昂贵的腕表,时间没有错。他的确提前了十分钟到了地方,可惜帕洛斯早了十五分钟。

帕洛斯一勾唇角。小纸包里还有一个鸡翅,于是这个骗子似乎是为了反驳海盗的斥责一般,十分大方地把那个纸包递到了雷狮面前。

雷狮不过调侃一句,自然没接,只是坐到了帕洛斯身边,等着他慢吞吞地把那些垃圾食品送进嘴里。

帕洛斯也只是意思意思地一递,他晓得雷狮不会吃。他一边找着纸巾,一边叼着鸡块含糊地说道:“难道你嫌这些东西不健康吗,那你吃什么啤酒烤串啊老大。”

“你想管到我头上来吗,帕洛斯。”雷狮转过头来盯着帕洛斯那双眼说道,语气寡淡,喜怒难辨。他停顿了一下转过头去看着这个正大快朵颐的骗子又开口道:“你倒是少吃一点,跟个饿死鬼一样。”

“哪儿敢哪,”帕洛斯笑弯了眼睛,他眨了眨眼立刻用他那一贯的,虚伪的口吻回答道,然后竖起食指摇了摇,“鬼是差不多,但不是饿死的。”

“那是怎么死的?”雷狮瞧着帕洛斯那张一贯的笑颜只觉得虚伪得要死,甚至不如他在床笫间流出的眼泪真实。总有一天要把这张皮扒下来瞧瞧那腐朽的里头,他边这么想着边随口问道。

“是被欲望压死的。无休止,填不满,比黑洞更甚的,欲望——”帕洛斯很轻地说道,然后轻轻地闭上眼,似乎在想象着些什么,面上露出了个微笑。

“你得学会收敛,如果你不懂,我会让你明白。”雷狮瞥了一眼这个骗子,只觉得他的贪婪几乎要溢出这局微小的躯壳,囊括下整个星系。雷狮眯了一下眼睛,又补充道:“但过程会很痛苦。”

“怎么会,你一句话我就懂啦,我保证,老大。这次绝不骗人啦。”帕洛斯噗嗤地笑出声,他朝雷狮摆摆手,似乎是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他把鸡骨头丢进了袋子里,然后意兴阑珊地用湿纸巾擦了擦手指。

“吃的还堵不上你的嘴吗?”雷狮一哂,显然没有就这个话题聊下去的欲望,约定的点马上就要到了。

“好吧好吧。那些东西自然堵不住,但你的吻可以。”帕洛斯笑意不减,只狭促地眨了眨眼,站起来像一对普通情侣一般地,在雷狮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虽然大纸包里还有很多食物没吃完,不过帕洛斯已经饱了。他的视力很不错,能看到在二十余米外光鲜亮丽的大厦边有一条阴暗的小巷,也晓得那儿就有一个小乞丐正盯着他手上那一大包的食物,但是帕洛斯只是转头对那个方向微笑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把那一袋子没吃完的食物丢进了垃圾桶。

雷狮看在眼里,但他没做出任何评价,他只是站起身来,然后转过头盯着帕洛斯那双眼说道:“时间到了。”

评论(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