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想睡王道爷的山

帕吹狐吹,冷坑专业户

【雷帕】醉生梦死

帕洛斯一直喜欢哼些不成调的小曲儿,不论以前还是现在。

帕洛斯哼的调调听着不是现下流行的曲子,反倒像是自己编的,既听不清歌词也听不出调子。佩利常常受不了他糟糕的歌声让他闭嘴,但是帕洛斯才不在乎,一旦佩利这么说,他就会把歌词换成“佩利是条蠢狗”,然后大声地唱起来。

海盗团的别墅大,而且空,于是帕洛斯鬼哭狼嚎般的歌声就格外刺耳,这个时候雷狮就不得不站出来了,他会从二楼冷冷地往下看着这个骗子,然后帕洛斯就会吐吐舌头,自觉地减小音量,继续逗着佩利。

但有一次没有,那次雷狮看了一眼帕洛斯,然后撂下一句话:“来我书房。”

佩利幸灾乐祸地朝帕洛斯扮了个鬼脸,而帕洛斯踮脚给了他个爆栗,就急匆匆地上楼去了。

雷狮没抬头,盯着桌面上羊皮的地图开口道:“下个月——就在下个月,我有一个计划。你负责的部分很重要,帕洛斯。”

“放心吧老大,一定按您说的来,我保证!”帕洛斯面不改色,只是唇角一勾,也不管雷狮瞧见没有,露出了个笑容。他晓得这是试探,但时机还不成熟,他还什么都不能做。

“你也可以试着承担其他行为的后果。”
雷狮终于抬头,一双眼看着帕洛斯,紫色的眼睛里平静得很,瞧不出什么端倪,但帕洛斯就是没来由地觉得似乎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了一般。帕洛斯能够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微微战栗,说不上是因为恐惧还是别的什么,但他现在的确兴奋得不得了。

他轻轻地舔了舔嘴唇,然后咧开嘴一笑:“虽然有着骗徒之名,但毕竟在您手底下办事儿,勉强也能凑个生死之交了,还是给我点儿信任呗?”

雷狮嗤笑出声,嘲讽意味毫不遮掩:“生死之交?我怎么不知道。”

“好吧,您不认我陪您玩儿过命。但东方有句词儿怎么唱得来着,”帕洛斯眯起眼睛,仿佛早料到了答案,他长长呼出一口气,眉眼一弯,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用他那鬼哭狼嚎的调调唱起歌来,“噢,我想起来了,‘同生共死来不及,醉生梦死可作陪。’喏,您瞧是吧?”

后来帕洛斯在面对雷狮那把电光环绕的锤子时突然回想起这个,他仔细回忆了一下,那时雷狮有没有认真听他不晓得,但想必雷狮一定觉得他的歌声很难听。

因为他撇了撇嘴,然后很快地把帕洛斯赶了出去。

虽然雷狮现在用雷神之锤直指帕洛斯的时候也在撇嘴,但帕洛斯总觉得这两幕重合不上了——一直到他死都这么觉得。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