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想睡王道爷的山

帕吹狐吹,冷坑专业户

【也青】诈

交党费交党费

后来王也问诸葛青怎么晓得自己喜欢他的,那狐狸什么也没说,就把眼睛一弯,翻了个身,侧身躺在王也旁边,没扎的头发散在肩上也没去管。
王也一瞧他这模样,也撇撇嘴,侧过身来盯着诸葛青那双笑弯了的眼,说:“你算的?”

“哪儿能啊,那么大个火球,要破得去了我半条命。”诸葛青一手支着脑袋,把腔调拖得老长老长,仿佛真有那么个大火球,死也破不得似的。

但俩人都晓得他在扯谎。

王也自诩出尘不爱惹事儿,每天除了吃喝睡就是偶尔回家教自家老爹切切西瓜,何况所问只是王道爷心上惦记着谁,这点小事自然轻得很,不过是只消诸葛青一捏,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但诸葛青确实没骗他,他没算。他自己也不晓得那时是吃了什么神仙药了,总之就是心里不痛快,索性没算,当时就搁王也门框一靠,眯缝眼笑着直接说了:“道爷,你喜欢我吧。”

王也压根儿没信诸葛青嘴里的什么大火球,他翻了个白眼,一边把碎发理到脑后,一边回想了一下那时候诸葛青的模样。场景细细过了一遍,却忽地发现了什么不对,他突然坐了起来,道:“狐狸,你诈我!”

诸葛青笑了,眼睛不眯缝了,一双眼黑白分明,滴溜溜地转了转,约莫是晓得了横竖瞒不过去,也不否认,只凑过去在他唇角亲了一口:“别那么小气嘛,道爷。”

王也一撇嘴,心说天大的火气都得给他这一吻给亲没了,更何况诸葛青也没猜错,他本来就喜欢这狐狸呢。

评论(6)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