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想睡王道爷的山

帕吹狐吹,冷坑专业户

【雷安】有关于他的一切

ooc预警
卡米尔视角
有少量私设
赛末时段

两月还没离开三月就已经踩在了门槛儿上等着进来,从那绵软,轻飘飘的雨丝就可以看出,冬天已经快要过去了,而此时的窗户外边正淅淅沥沥地下着那种小雨。只是这雨实在恼人,连绵不断已有三天,将卡米尔折磨得够呛。这时卡米尔的腿上盖着一张毯子,手上捧着的书还没有看完,他却突然陷入了回忆。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老了。他的腿不太好使了,那是最后一战给他的赠礼,一到阴云笼罩整个天空的雨天,那双曾经健步如飞的腿就会开始疼痛起来。他闭上了他的蓝眼睛。出现在他面前的第一个人不是他的妻子,也不是他的孩子,而是他的大哥。那个除了最隐秘的档案之外,永远不会再有人知道的男人。于此,他还要感谢一下那位神使先生,他秘密答应每一位参赛成员——每一个活下来的成员,记住一个人。

而他选择记住了雷狮。

雷狮是个最伟大的英雄,也是个最强大的海盗。想到这里,卡米尔轻轻地笑了一下,他睁开他已经不如年轻时漂亮,但仍然明亮的蓝眼睛看了一眼挂在衣帽架上的红围巾。然后伸手将它拿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围在脖子上。

就事实而言,他这个模样非常滑稽。想想吧,一个有些年纪的男人,围着一条因多次洗涤而已经有些灰暗的红围巾,还露着一种蠢透了的笑——那种像是回忆着老早老早以前,再没有别人记得的美好的笑。

这条围巾是雷狮给他的,其实那个时候雷狮的动作很随意,但卡米尔却很庄重地将其接了过来,好像骑士受勋一般地。

说起骑士,他又想到了一个人。说来滑稽,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却能够隐隐约约记得和骑士二字挂钩。这大概又是另一个凹凸大赛中的人了。(难以置信,诸君,在神使的消除能力之下还有东西能够依存着卡米尔对于他大哥的回忆保留下来。)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记得那个骑士,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只记得一个人,除了一个疯狂爱着一个叫艾比的小姑娘的人,据他所说他还记得艾比还有个弟弟叫埃米。那么,卡米尔想,可能是他的大哥和那个骑士糅合得太紧——又或者太散,乃至于他隐约记得那个骑士的所作所为,却又甚至连他的名字都记不住。

卡米尔像是被回忆缠住了。

他又一次陷入了那场紧紧抓住他,笼罩了他整个人生的战争,而上一次——上一次是他发高烧,据他的妻子而言,那个时候他嘴里念叨着几个名字,却都听不清晰。

在卡米尔眼里那场战争的开始是荒唐可笑的。
战争刚刚开始的时候哪儿有什么阵营可言,只是混战,你打我,我打你,公报私仇,又或者发上一笔战争财。卡米尔可能是被最后一战折腾的有点怕了,具体的他记不起来,他只能隐隐约约有个浅淡的印象,他模糊地记得那个时候他和他大哥也杀掉了很多人,主动出击,被动防御,又或者说双方根本不认识,只是因为脑子里的弦崩的太紧,战斗就成了本能。后来卡米尔每个礼拜总会腾出一个小时去静坐忏悔——说不上是在忏悔什么,忏悔他杀了人?不像。只要卡米尔愿意,他总能从他手下亡灵的身上找到一百条他该死的理由。那么他是在忏悔什么呢?(这实在是难以探究,所以还是让我们继续跟着他在回忆里观景吧。)

战争历时实在不能算是短,整整十余年,声势浩大,席卷世界。而其中的先锋——大赛参与者,没错,正是这群人,他们用着手上被神赋予的能力去反抗神。听起来可笑,可这的确是事实。曾经反目成仇的敌人都有了新的敌人——曾经为所有人歌颂的创世神。

那些怀着可笑仇恨的人走在了一起,其中最鲜明的例子正是他大哥雷狮和那个——那个什么来着?卡米尔想了很久很久,最终确定下来那个空缺在他大哥身边的位置应该属于那个骑士。(既然此人名讳已不可考,那么姑且就称他为骑士吧。)

这个骑士非常麻烦,他总试图阻止雷狮去做一些可能看起来不大正义的决断,即便他心知肚明这个决断会换取更大的利益。那时卡米尔就觉得,虽然某些决断可能会伤及百万人的性命,可是如果能赚到更大的利益,这又有什么不可以呢?这毕竟是战争,而不是光靠蛮力就能打赢的市井斗殴。但骑士毕竟不傻,于是有的时候他会干脆闭口不言,虽然这与他的骑士道相悖,但是所有人都明白,为了挽回更多,一点点损失是必须的。你不能逼着人家去做决定,所以投票时他的弃权就是默许了的。虽然偶尔雷狮会嘲笑他的优柔寡断,但这并不影响骑士下次还弃权。

仅有一次。

仅有一次那个骑士对于此种情景投了赞成票。

那是一场空前惨烈的战役,乃至于一想起,卡米尔甚至就能感觉到有血液的味道在他的鼻尖萦绕。断肢残骸,血液脑浆,只要运气够“好”,你甚至可以欣赏到他昨夜的晚饭尚未消化完全,正躺在他被炸出来的胃里。(真是令人头皮发麻,此处实际上还有更多的描述,但是介于我刚吃完晚饭,而且实在难看,也就不描绘出来供诸位欣赏了。)

那时战事正到高潮,双方完全对立,都不肯后退哪怕一分一毫,卡米尔一辈子听过太多的废话,都转头即忘,唯有这几句令他印象深刻。那些神明的簇拥者是这样告诉这些反对者们的:“如果你们不肯撤掉驻军,那么这一个星系中的所有人,所有的人,都会变成肉泥,在后天一早送到你们的要塞之中,只要你们乐意,当早餐也没有关系。”

关于是否撤出驻军这一事件,这实在是个艰难的抉择。所幸雷狮的决断一向很快,他最早投了反对票,坚决不肯撤出驻军。卡米尔自然得坚决支持他大哥,他也投了反对票。紧随其后,又是一大票人投了反对票。当然,卡米尔明白,他们不是像雷狮一样敢于直面可怖的伤亡和诘问,而是对于这群饭桶而言这只不过是一句威胁,即便那群疯子真的这么做了,这些肉泥也不会变成他们的早饭,这也只是一些纸上数据,他们做能做的最大贡献也只是对外宣称一句:“请各位放心,战争一定快要结束了!我们将会获得最终的胜利!”

那场会议有很多很多人弃权,投赞成票的也不少,就连卡米尔也担心不吝惜伤亡会使手底下的人寒心。哪怕那些伤亡值得。他原以为骑士会弃权。但是骑士没有,他踌躇了很久,久到所有人都已经做出了决策,只剩下骑士还在犹豫。

就算是弃票,骑士一向也很果断,少有如此拖泥带水。

那时反对和赞成双方票数相等,于是骑士的那一票就变得至关重要,如果他赞成,那么簇拥者就会多一次大口喘息的机会,如果他反对,那么数亿生灵就此丧生,如果他弃权,那么这一次会议完全作废,他们浪费了一整个至关重要的上午。如此一来,那些饭桶倒找到了最好的背黑锅的人选。卡米尔原以为他是在投赞成票和反对票间犹豫,却看到那个骑士站起身来,走上前去,把自己的一票投给了反对。

实在是令人震惊,一向优柔寡断的骑士居然枉顾数亿生灵投下了反对票。(想必对于骑士而言这是下辈子都无法甩脱的心理包袱了。)

雷狮没有嘲笑骑士对于自己口中“骑士守则”的违背,他只是看了骑士一眼,然后大声地告诉下边那群饭桶:

“反对票321,赞成票320,366票弃权,不撤驻军,散会。”

所有人都陆续离开,骑士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没有动,雷狮也没走,而卡米尔得去整理会议内容,制定战略计划,不得不先行离开。后来会议室的灯亮了一整晚,卡米尔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是第二天骑士又恢复了以往的那副模样,精力充沛,而且总妄想着拯救他人。

后来不知是谁将骑士投了反对票的消息散播了出去,本就因伤亡而疯狂的民众竟将骑士当做了那将数亿人屠尽的刽子手。真是讽刺。被保护的人反而埋怨起保护者了。所有被控制的星球像一锅锅的油,一点火星下去热浪便几乎要将整个宇宙掀翻。这没头没脑的怒火几乎席卷了所有辖区,一致要求交出骑士。雷狮当时快要被气疯了,在这样战事吃紧的紧要关头,在他眼皮子底下,居然还有人敢做这种小动作。他下了严令,要把那个不长脑子的玩意儿挖出来。挖出来倒不是什么难事,后来一瞧,原来是因为骑士曾经跟那人有点什么过节,才想着要让骑士身败名裂。

这是卡米尔最忙的时候,辖区里闹腾,簇拥者也紧逼着,内外夹击,他和雷狮忙得团团转,几乎要变成陀螺。后来费了老大的功夫才安抚下了那群民众,只是先前取得的那点优势几乎已经丢了个干净。

经过这么一出以后战争的形势急转直下,接连吃了几次败仗以后辖区里的骚动又逐渐复苏了过来,虽然雷狮的高压手段能够暂时稳住局面,但是卡米尔和雷狮都明白,那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在这样的战争之中,坚持也变得毫无意义,所有人似乎都预见了战争的结局。

战争的尾声实在令人感到可笑。那时簇拥者提出和解,但是要求删除人们记忆里有关于战争的记忆,说是为了让幸存的人们不在痛苦里活上一辈子。大概是所有人对于血液和恐惧都已经疲惫了,对于簇拥者所提出的求和,会议中主和派占了上风。而会议的结果既然已经已经出来了,那么雷狮就必须代表着反对者去进行接受和解的仪式。

仪式举行时卡米尔也在场。卡米尔看到站在高台上的雷狮的时候突然觉得似乎他俩谁都没逃过看似已经注定的结局。雷狮面无表情地接受了和解,然后走下了高台,踏上了回去安排好的住所的路。只是那时卡米尔尚不知道这路是没有尽头的,雷狮此次一去,竟再也没有到过那安排好的住所。(令人扼腕,这样的一名奇才就这样消失不见了,虽然我想他应该是被处理掉了。)

卡米尔等了很久,最终接到了雷狮失踪的消息,他沉默了很久。这个消息本来是保密的,但是卡米尔觉得骑士也应该知道。现在想来卡米尔不知道他当时为何觉得骑士应当晓得,可能是因为骑士是雷狮的伴侣,又或者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总之已经无法记起当时情感。于是卡米尔告诉了骑士,然后他俩一起沉默了很久,好像他俩都失去了语言的能力似的。

再往后他就被消除了记忆,一直活到了现在。所有大赛赋予的能力都被回收了上去,所有人都被消除了记忆,就好像这场战争就好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偶尔卡米尔也会怀疑自己的记忆,但是他的腿伤却留了下来,告诉他这绝不会是一场梦境。此时他已经记不清楚雷狮于战争尾声段的模样了,但那样也不错,他想,至少在他的回忆里雷狮永远都那么年轻,永远都散发着他所不能拥有的热力,在他接下来为战争苦痛所扰的人生上空照亮着他的道路。

外头那雨还在下,但来自膝盖上的一阵一阵的疼痛却使卡米尔逐渐从他年轻时的那段岁月里醒了过来,外边固然还很冷,但屋子里的暖气开的很足,脖子上的红围巾虽然老旧却也很保暖,热茶摆在手边上,可以说这是个很不错的下午了。虽然三月还没到,不过现在已经是二月底了,想必春天即将要到来了。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