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想睡王道爷的山

帕吹狐吹,冷坑专业户

【双道】回春

给绑画的生贺,改了改,重发了

        晓星尘一直觉得他欠宋岚,不论是白雪观被屠,还是后来被制成凶尸的事,晓星尘都清清楚楚地明白这与他脱不了干系。所以他愧疚他无奈他痛苦,但是都是无用功,因为就连他的魂碎了都是宋岚帮着补好的。
        这都是欠下的,哪怕给了那双眼都是远远不够的。
        于是一声喟叹自晓星尘唇畔溢出,然后消融在的料峭春初的鸟雀欢声里。
        坐在道人身旁的凶尸张口,似是想要安慰,却发不出什么声音。更像是破旧的风箱,想要拿出点什么慰籍眼前人,却半晌发现自己一无所有。于是宋岚放下还在研磨的墨条,握上晓星尘的手,把意思传达给他。
        那道人很快理解,然后抬头牵起笑容,开口,却又像是不知道说些什么的,便又抿上,倒似是他丧失了言语之能。
        宋子琛不急,了解了挚友心意的晓星尘自然也不急。只是失去双眼到现在记忆已经模糊成一团,挚友的模样虽记得尚算清楚,却也远不够他据此再作一幅画了。
        于是颇有两分大胆的,晓星尘伸手轻轻地描摹着宋岚的五官。碰到太阳穴上那个被钉入镇魂钉留下的疤痕,然后他轻声说一句“对不起”。宋岚不大在意地,用他已经僵硬的手,握住道人因情绪微微颤抖的手,然后把掭好墨的笔递给晓星尘。
        白衣道人只轻轻地笑了下,然后有点不确定的,将笔在纸上游移起来,宋岚便在一旁看着,看着他不大精准地勾上轮廓,描上五官,然后再在掭笔的时候有两分玩笑地道:“怕是画不出子琛的潇洒了。”
        宋岚沉默着,看着晓星尘颤着手点完眼睛,然后将笔放入笔洗,既已目盲,过程也自然不如当初行云流水,画作也自然不如当初水平,但宋岚总是能从其中看出以前影子的。
        这样的晓星尘一直都很好,自白雪观后,他一直都这么想着的。于是现在有了机会,宋岚便始终握着那只手没有松开。
        “子琛你以前带我去过哪儿,我们现在便再去一趟吧。哪里看看都好,一起走走吧?”晓星尘转过身,面向宋岚笑道,只是手心沁出细汗,像是歉疚引出的怕被拒绝的表现。
        宋岚自然感觉不到,只握紧了晓星尘的手。
        于是晓星尘含笑,道一句:“善。”
        宋子琛望了望窗外,枯枝上的雀子仍是叽叽喳喳未停,外头已经泛上枯色的草木逐渐漫回了翠色,怕是过了春分,白日要更长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