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想睡王道爷的山

帕吹狐吹,冷坑专业户

帕洛斯和他的遗书

(编者注:此篇为A先生关于帕洛斯遗书之谜的探索,不代表本社意见,仅供参考阅读。)

创世神纪年907年7月11日
传闻星际著名通缉犯帕洛斯有四十八封遗书,这些遗书里的信息拼凑起来就是无尽的财富——当然也有人说这是放屁,帕洛斯压根没有遗书。不过冒险家们还是更愿意相信这个传闻,毕竟谁不向往财富呢?(笔者小字批注:不过我想他们把这位通缉犯的贪婪精神倒是继承了个十成十。)
但是谁都不知道这些遗书究竟被他放在了哪里,有人说在羚角号沉没的地方,也有人说在某个偏僻的星球,甚至有人说这些遗书被他放在了世界的各个角落,好叫人们找着也凑不齐。因此有人质疑帕洛斯是否真的想让后人找到他的遗书,多数人认为答案是肯定的——毕竟宝藏的意义就是被挖掘嘛。(笔者批注:我倒质疑这样恶劣的一个家伙真的肯让别人触摸他的财富吗。不过这与我无关,毕竟我只是随同朋友一同环游世界——顺便寻找一下。)
(笔者红字批注:我的环游之旅即将开始,谨以此迷作为开篇吧。)

(由于中间有各个星球游记,与本社所探寻的“遗书之谜”并不相合,故省略,有兴趣者可购买本社出版的《A先生游记》,多谢支持。)

创世神纪年915年9月9日
我现在在赫尔墨斯β星,这是个安静的晚上,这颗星球的气候很不错,温暖湿润,就是夜晚短了一点,只有四个标准单位的时间,也就是说大概等我写完今天的日记天就要亮了。我们目标本来是是马尔斯α的,不过由于卡尔那个***(编者注:A先生在彼时欠下巨债,这位卡尔先生即是债主,A先生的少量不雅词汇我们将不予展示)已经先一步在马尔斯α登陆,而且我们的燃料并不足以让我们去到刻尔克γ,我们就着陆在了这里。我们的着陆点在这里的某座荒山旁边,祝我们有个好梦吧。

创世神纪年915年9月10日
与黑夜相比,这里的白昼真是出奇的长,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今天我们似乎摸到了点和帕洛斯相关的消息(笔者小字批注:我的记性真不错,这已经是第八个年头,第二十一本日记本了我居然还记得我的开篇,有必要对自己进行一番夸赞。)今天早上我出门散步,意外地看见了一座造型奇特的坟墓,那座坟墓长得相当潦草,墓碑的左上角还画了个歪歪扭扭的叉,像是水泥还没干的时候有人无聊地用指头抹出了那么个形状,墓碑上的文字却要正经得多,上边写着“That which does not kill us makes us stronger.”而墓主人的名字正是帕洛斯。我的朋友十分激动,然而我想也许只是刚好重名呢——而且这个墓主人很可疑地没有姓,坟墓修建又极其潦草,是恶作剧也没准。于是我们决定明天再去询问。

创世神纪年915年9月11日
我询问了这里的常驻民,才知道正因为这里的白昼出奇的长,所以很多人会选择把自己死后的家安置在这里,在孤山看见一两座坟墓也并不稀奇。而实质上我们打听到的人也并不叫帕洛斯,我们打听到的那个人自称那达,是个路过的商人,驾着一架当时最新型的小机甲着陆在了这个偏僻的星球上。关卡记录上显示他修了一栋房子又修了一座坟墓便离开了这里——也就是说除了那一座坟墓,我们还可以再去看看他的房子再行确定。

创世神纪915年9月12日
我们去过了那栋房子,他无疑就是帕洛斯!房子主人的照片和祖父和他的合照上的人一模一样,分毫不差!不过找那栋房子我们花了很大功夫,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虽然我从来不在意——你知道,我从来不在意这些东西,不过要是能拿到手也是很不错的!更何况是现在这样的境地……不多说了,也许睡完这一觉我就能解开那个遗书之迷了。

创世神纪915年9月13日
恐怕创世神跟我和我朋友开了个大玩笑,我早该想到,那达(nada)——虚无。朋友们,我要跟你们揭开这个谎言,这个把所有人耍得团团转的谎言——也许这是这个骗子一辈子里最成功的一个骗局。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四十八封遗书。
我们先去了他的房子,用了一点手段进去的——一个星际通缉犯!就算杀了他也不算什么,更何况只是去他家里瞧上一眼。我们在他的地下室发现了一具棺材(笔者批注:里面有一具枯骨,那具枯骨不知道是谁的,但是衣着整齐,安然地躺在了棺材里。)和一箱子珠宝,那些珠宝的确能够还清我们的债,但是远远谈不上“无尽的财富”这几个字,上边有一张字条,字迹歪歪扭扭,好像个学前儿童的字,丑的要命,上面写着:“蠢货,我拥有一切。”
一切!一切就是一小箱子珠宝和这么一具尸骸吗?愚蠢之至!总之我们没有看见任何有关于遗书的内容。
然后我们又去了他的坟墓,那座该死的坟墓。那个坟墓里面没有棺材,我们只从中挖出了一个盒子,那个盒子像是上个世纪某个昂贵糕点品牌的盒子,长相很别致,只是标签被腐蚀,难以认清。说出来你可能会不敢置信,但是朋友,我以我的性命发誓,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遗书。
里面的东西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有小块儿的糖纸,上面黑糊糊地涂着什么东西,有裁剪得乱七八糟的布片,(笔者小字批注:我承认那上面隐约有几个字,但是那绝对够不上遗书的长短,而且上边的文字也绝对不是通用语),还有条沾满血液的宽发带,零零散散有好多样。除去那些一文不值的东西以外,唯一能看清的是一张字条,上面的文字是:“蠢货,我一无所有。”

(编者注:A先生最后依靠那笔财富还清巨债,并且成功引发了赫尔墨斯β的一阵旅游热,并且将那座坟墓和房子变成了热门景点。然而至今仍然有人不肯相信曾经沸沸扬扬传遍整个宇宙的宝藏只是一个谎言,坚持寻找。不过也许他们忘了帕洛斯的本质是个骗徒,没准这笔宝藏真的只是个谎言,依照传闻中这个通缉犯的恶劣性质,说不定打开遗书盒子里面的纸条甚至只会是一句“白痴”——开个玩笑。一切都说不准,谁又知道呢?)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