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想睡王道爷的山

帕吹狐吹,冷坑专业户

【陆花】双月

按理来说吃完家宴花满楼是该回房读会书,然后安眠的,因为往年皆是如此。

但那是往年。

往年的家宴没有陆小凤。

而现在陆小凤正站在他门口看着他。

皎月清辉洒在陆小凤肩头,使他凭空多了几分距离感,陆小凤双臂环胸,靠在门框上瞧着屋里的人,他把眉眼弯起,两颊就又有了两个酒窝,看起来极孩子气。景虽如此,然而花满楼却是瞧不见的,但他的心里明镜似的,清晰得很,陆小凤就站在门口,哪儿也不会去。陆小凤和花满楼总该是在一块儿的。

于是花满楼转过头来好似瞧见他似的,笑道:“陆兄现在来,可是宴上未能尽兴?”

陆小凤四条眉毛之中的一条一挑,道:“花兄果然懂我。”

花满楼失笑,只得摇摇头,打开小柜子从中取出两坛桂花酿,置于桌上朝陆小凤道:“那陆兄来的正是时候,去年的桂花酿今年喝再好不过。”

陆小凤一双黑白分明的眼滴溜溜一转,又鼻翼一动,立刻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一摸胡子稳稳接过那坛子桂花酿,那桂花酿刚刚已被花满楼用小刀揭开泥封,此刻被陆小凤接过,虽滴酒未洒却已香气四溢,陆小凤一晃脑袋,立刻赞道:“好酒!”

花满楼也笑,将另一坛酒也开了封,朝陆小凤遥遥一敬。

外头月色极好,酒极香,对饮者也极好,陆小凤却极轻地叹了一口气。

心上明月瞧不见天上明月。

陆小凤虽知道花满楼心中是自有一轮圆月的,但仍是没来由地觉得有点遗憾。

花满楼却并无此感。

但他晓得陆小凤在遗憾些什么,所以即便是秋时凉风习习,他心上的那点暖意也没因此消逝分毫。

花满楼面上微笑未减,道:“陆兄既已来,便也无妨多留一会。”

“花兄盛情,怎好推却。”陆小凤本就没有要走的意思,此时嘿嘿一笑,转身轻轻合上门行至花满楼面前。花满楼是个怎样的人陆小凤清楚得紧,所以那遗憾只在他心上轻轻打了个转儿便落下,与其伤春悲秋,不如先及时行乐。

但那是花满楼,花满楼自然不是一个让人携着些遗憾吃酒的人,于是他起身推开窗,屋里顷刻铺上月霜,又回头朝陆小凤一笑:“陆兄以为今晚月色如何?”

花满楼一身白衣,一双眼虽无聚焦,却黑白分明,锦缎似的黑发散下,此刻更似谪仙,薄唇微微勾起,面上是温柔笑意,周遭酒香环绕又为他添了几分烟火气,若说谪仙太远,浪子太近,他便正处其中,恰到好处。

陆小凤自诩阅遍美人,却仍是微微一怔,两人皆七窍心思,陆小凤心中明了,片刻笑起来,酒窝又微微凹下:“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花满楼微微偏头,闭上眼笑道:“君心似我心。”

评论(5)

热度(34)